Sunday, December 05, 2004

那時

一個早上,我很難過。
在二樓的圖書館內,對著rocket mania卻想起鄧麗君《我只在乎你》。
我便迷上了這條歌,當作安眠丸般,睡前一聽。
於是,我思索箇中原因。
九三(?)年,六點半無線新聞說,鄧麗君哮喘病發,男友又剛巧外出,因此薨於酒店內。
那時,尚常播父子吃卡夫奇妙醬廣告的電視台播著《我只在乎你》。
那時,會因喝不到可樂而傷心。
那時,同學分享著天底下最美味的媽咪麵。
那時,校車司機永遠惡死。
那時,期待雨天為展出印有米奇老鼠小雨傘。
那時,最愛徘徊文記玩具精品店。
那時,每晚流鼻血到不用張開眼拔紙巾。
那時,一日有珍貴的五元作零用錢。
那時,一定要走天橋因父親不讓過馬路。
那時,時間廊的櫥窗內擺著很多個龍珠的鬧鐘。
那時,有個阿伯猛在我和弟等校車時邀我們上他家。
那時,被男同學蝦會哭起來。
那時,在凹凸不平的操場跌倒也會哭。
那時,追看白羚羊及知識寶庫。
那時,後尾枕一捽髮離群地翹。
那時,裙袋裡日日袋著一條sanrio手巾。
那時,會被拉到大門口遭恐嚇趕出家。
那時,期望有條鮮艷的百摺裙。
那時,懷疑父母經常背著我偷吃薯片。
那時,自己下車把弟弟遺在校車內。
那時,假日我會躺在床上看爸爸拖地。
那時,閃電傳真機都幾好睇。
那時,內褲上繡有貓。
那時,校鬧鐘起床是為了看早上的卡通。
那時,書很好讀,上學是恩賜。
那時,不知道世間上有很多壞人。
那時,也不懂人有多醜陋。
那時,亦不知道一切美好很短暫。
那時,更沒想過一天我要嚐遍遍。
那時,好快樂從不難過。

No comments: